中国景德镇网>视觉>陶瓷画廊

传世极罕的宣德蟋蟀罐 

陈新彬

来源:景德镇日报  发布时间:2021年11月26日

 

明宣德青花樱桃纹蟋蟀罐(修复件)

 

 明朝是个比较畸形的朝代。原因有多方面:

一、被称为万岁的皇帝,绝大多数短命。16位皇帝除洪武、永乐、嘉靖帝超过60岁,大多壮年而崩,两位皇帝洪熙、泰昌在位不到一年就死了,以致有研究者认为朱元璋基因中存在某种病因或缺陷。

二、号称龙子龙生的皇帝子嗣不旺。按说皇帝三宫六院,生个十胎九胎的算得了什么,可结果让人大跌眼镜。正德、天启两位皇帝无子,景泰帝独子,弘治帝两子。年近三十尚无“接班人”的宣德帝就画过《瓜鼠图》,以繁育力强的苦瓜、子鼠寄意,祈求早生贵子。

三、本应勤勉的皇帝多不务正业,声色犬马,嬉戏游玩,不把治国理政当回事。正德帝是最荒唐的一位,纵乐、荒淫、习武、养畜、酗酒、巡游……任意折腾,做出许多荒诞之事,最后自己驾船捕鱼落水,惊吓而亡;成化帝与可以做母亲的万贵妃相恋,万贵妃一死,他也随之而去;嘉靖帝迷信道教,喜好炼丹,差点被宫女勒死;万历帝晚岁怠政懒政,二十多年不上朝,不朝见大臣,不批奏折,只在后宫嬉戏,沉迷酒色,国家机器几乎停摆。

四、设立特务机构锦衣卫和东厂西厂,重用太监,是中国历史上宦乱严重的三个朝代之一——汉唐明,且权力极大,有三位“名污青史”的专权大太监王振、刘谨、魏忠贤。虽然立国之初,明太祖在宫门前立有铁牌:内官不得干预政事,违者斩。但形同虚设,没起丝毫作用。

五、撒手让大臣管理朝政,却视朝臣如草芥,稍不如意,就大打出手,经常在朝廷之上对“逆龙鳞”的大臣进行杖责,脱下衣服打屁股,受“廷杖”而亡的大臣时有发生。据载,嘉靖帝同时廷杖大臣124人,16人当场死亡。明朝灭亡时,哀痛死节者几无人。

但在陶瓷历史上,明朝却是可以浓墨重彩大书一笔的。一个个富有艺术素养、独特审美和偏执性格、完美主义的皇帝,将景德镇御瓷推向了一个新境地新高度。“御瓷代有新品出”,自明初设立御器厂以来,陶瓷品种、釉色、工艺继往开来,独步天下,屡创新品,洪武红釉、永乐甜白釉、永宣青花、宣德炉、成化斗彩、弘治“鸡油黄”、正德碗、万历五彩……一个个响当当,名闻遐迩,惊艳世界。在当时就价格不菲,明文史大家王世贞云:“十五年来忽重宣德,以至永乐、成化价亦增十倍”,明末沈德符云:“宣德品最贵,近日又重成窑,出宣窑之上”。清雍正、乾隆对明瓷推崇备至,怜爱有加,多次敕令御窑厂仿制。

本文说说宣德蟋蟀罐的故事。

宣德帝是一位文武全才的帝王。他年少时,深受祖父永乐帝的喜爱,行军打仗、外出巡游都带上他,以锻炼他的能力和体魄。相传祖父有更换太子的打算,因为有这位疼爱的皇孙,所以也只是想想而已,没有付诸行动。宣德帝继位后,在领导国家休养生息、励精图治、获得“仁宣之治”美誉的同时,兴趣爱好一个也没拉下,射猎、斗鸡、玩鸟、赏花、美食、下棋、绘画……说白了,吃喝玩乐,样样在行。

宣德帝特别好斗蟋蟀,被称为“蛐蛐皇帝”,当时朝野流传有“促织瞿瞿叫,宣德皇帝要”的俗语,促织即蟋蟀。他甚至下旨要求大清官、苏州知府况钟进贡蟋蟀,《况太守集》载有一则宣德帝敕令:“比者令内官安尔、吉祥采取促织,今他所进数少,又多有细小不堪的,已敕他末后一运。自来时要1000个,敕到,尔可用心协同他干办,不要误了。故敕。”嗐嗐,一千只,什么概念?先是让太监去采办,数量和质量都不如意,竟然动用地方官协同办理,可以想见宣德帝对此有多痴迷!

有了蟋蟀,自然得有精美的储藏罐,于是景德镇御器厂承担了批量烧制任务,龙纹、凤纹、牡丹纹、花鸟纹纷纷爬上了罐面。上行下效,也在国内掀起了捕蟋蟀、斗蟋蟀的狂热!

按这种情形和局势,宣德蟋蟀罐应该遍地开花才对,但诡异的是,今天很少能看到传世的宣德蟋蟀罐。清宫旧藏宣德官窑瓷1174件,仅北京故宫有一件无盖的 “大明宣德年制”款仿汝釉蟋蟀罐,台北故宫藏品中也没有宣德蟋蟀罐。据考证,传世的宣德蟋蟀罐仅有个位数。且宣德帝喜好玩蟋蟀只见于野史和民间文学作品,正史缺乏记载,难道——“帝只是一个传说?”

但1996年御窑厂遗址出土的青花蟋蟀罐残片和修复的一批画面各异的蟋蟀罐,坐实了此事并非传说,而是确确凿凿。原来此中另有隐情!

古人云:玩物丧志。母后张太后对宣德帝玩蟋蟀的行径,看在眼里,痛在心上,极力劝阻和反对,无奈儿子玩心太大,玩瘾过重,皆无济于事。宣德也是短命皇帝,在位九年多,37岁驾崩,算是玩到了家。

张太后在后宫肝肠寸断,却指挥有度,一、严禁史官将玩蟋蟀之事记载于史书,此前相关记载全部删除;二、砸碎宫中所有的罐罐,“将宫中一切玩好之物、不急之务悉皆罢去……”,不许后代子孙模仿学习;三、御窑厂尚未进贡的罐罐悉数就地打碎深埋。她不想让儿子在历史上背负玩乐、昏君之名,也以为这样就能瞒天过海,但御窑厂深埋的瓷片粉碎了她的“如意算盘”,向世人供出了一切,让这段蹊跷的历史大白于天下。庆幸的是,随着所有罐罐的销毁,一道道禁令的下发,斗蟋蟀的风气从此在宫中、在国内消失了。

一枚枚精美的深埋数百年的青花瓷片,一只只修复如初、不见于经传的宣德蟋蟀罐,有形而无言地诉说着那一段湮灭于尘烟的历史往事,让人唏嘘感叹!

(责编 陈萌)